阅读《灿烂千阳》心得体会2000字

阅读《灿烂千阳》心得体会2000字:

人生无常。很多时候,我们知道生活可能因一些意外会变坏,但是,最令人绝望的是,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生活会变得更坏甚至一直坏下去。

Mariam的十五岁生日愿望,如同打开了一个被巫婆诅咒过的盒子,从此,厄运如影随形,痛苦一日胜过一日,仿佛跌入无边的地狱,从此,再也无法回归人世的正常生活。

十五岁以前,生活在Mariam面前是简单纯净而美好的。在赫拉特郊外,她和母亲虽不富裕但至少清贫安好地生活着,泥巴屋子虽然简陋粗糙但是至少充满了母爱和父亲的关怀,法苏拉赫毛拉定期来讲授古兰经,村里的BIBIJO不时来串门讲八卦,母亲气急时的各种责骂虽然刺耳但是Mariam知道在母亲心底是爱着她的。父亲虽然只能在每周四见一面,但这个父亲博学多识跟她分享外面的世界那些新奇的知识,一切充满了各种温馨和快乐。仿佛这样的如世外桃源一般的生活可以持续到永恒。

像是一幅田园诗画,有母爱,有慈父,有家人,有朋友,有林间的微风和山间的溪流。在古老历史和现代变迁的故事里,有诗有画有歌地长大。这如水墨山水一般清秀俊逸的生活,怎么就突然间急转直下变得支离破碎,命运这个无常的魔头,突然间露出了狰狞的本来面目。

先是,在她离开泥屋去找父亲而夜宿在父亲豪宅门外的那个不归的晚上,母亲选择了自缢。当发现女儿这个最后且唯一的亲人离开自己后,这个苦命的女人选择了彻底放弃。

阅读《灿烂千阳》心得体会2000字.jpg

然后,她被短暂收留在父亲家中,进入这个之前拒她于门外的家中后才感觉到确如母亲所描述的那样,自己与父亲的生活格格不入。作为一个私生女,她与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。而她因年幼无知看不清楚这一点,天真地以为可以跟父亲及父亲的家人一起生活,她的天真葬送了母亲。她无法原谅自己。

然后,母亲尺骨未寒的一周后,她就被远嫁给一个比自己父亲的年纪还要老的鳏夫,将去到遥远的喀布尔,与一个陌生人长久地生活下去。

父亲的妻子们看她的眼神是“你是一个令我们出丑的麻烦和负担”,她们迫不及待要把这个眼前的活物抹去,她走的越远,她们的世界就越清净。

刚刚没有母亲的十五岁的女孩哀求父亲别这样嫁掉她。在Mariam的苦苦哀求声中,一直呆坐的父亲最后的反应是反过来埋怨Mariam的苦苦哀求是在逼他,那语气,仿佛被逼着嫁人的不是她。一个仓促寒碜的婚礼后,就是父女的最后诀别。车站送别时刻,JALIL喋喋不休地向Mariam介绍喀布尔,说那里非常美丽。Mariam知道他接下来还要说那里的天空,那里的人,那里的树和街道。她五岁起已经熟悉他这些讲述的套路。

这一幕是多么的熟悉,仿佛仍然是在从前,父女二人谈天说地,父亲向女儿介绍着她不知道的外面的世界,那些美丽的城市,那些绿油油的麦田,那些结满果实的果园,还有那象征着宏大而仁慈、悲悯苍生的宣礼塔。在世界已经坍塌、生活已经完全倒置的今天,这些熟悉的话语,琪琪色原网站在线观看m.simayi.net多么像一个触目惊心的提醒,讥讽着那些曾经被Mariam惦念在心的父爱。虚伪的JALIL仍然聒噪地向Mariam介绍着她未来要生活的城市喀布尔的样子,他的心是有多么狠,在匆忙就把她远嫁后,最后的离别时刻,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和改变,仿佛这时光仍是父女二人在泥屋外的草垛上闲聊。

这才是最为痛彻人心的,Mariam已经彻底看清楚这个父亲。这个所谓的父亲,除了给她一段血脉,于她而言他根本已经是一个没有什么关系的陌生人。否则,他怎么可以如此狠心,如此漠然,如此无感。她宁可此生没有这样的父亲。

Mariam打断JALIL,说出了她自母亲去世这一周以来内心深处一直想说的话:“我曾经是那么的崇拜你,每个星期四于我都是节日,我渴望见到你,等待你的时光,内心煎熬着每一个可能导致你不能如期赴约的意外,如坐针毡,度日如年。我的一生,到目前为止,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想念你。我天天在心里为你向神祈祷,希望你长命百岁。但是我从来不知道,我不知道原来你以我为耻。我是刻在你心上的耻辱,这一点从我出生起就没有改变过。”

这些话语,一字字,一句句,无情的击打着甲JALIL那张虚伪的脸孔和荒唐的内心。他嗫嗫嚅嚅说不出话,原本俊朗的脸肿成猪肝色,无力而勉强地顾左右而言他“我会去看你的。我会去喀布尔看你……”

Mariam严辞拒绝:“不,你不要来,我不想再见到你,你永远不要出现,我不想再听到你,永远,永远。今天在这里就是我们最后的诀别,再见!”

JALIL无助地祈求:“别这样,Mariam,别就这样离开。”

面对JALIL那张看似无辜的好人脸,Mariam丢下最后一句话:“你甚至没有给我一个向法苏拉赫道别的最后机会。”

Mariam转身离开,推开公共汽车的气动门,上了车,沿着中间的过道向后走去,走向那个已经先上车此刻正坐在车厢尾部,等待着她的那个新丈夫。Mariam没有再回头。她眼角的余光可以看见JALIL在车外跟着启动的车跑着,用手拍打车窗,他的指关节与玻璃窗相触发出啪啪的声音。Mariam不会回头。她视JALIL的追赶和不舍于不见,任他和他在那一瞬间泛起的一丝良知一起渐渐远去,最后消失湮没在漫天的尾气烟尘中。